你的瀏覽器已禁用javascript,請啟用javascript,否則網頁將非正常運行! 国产综合久久精品综合无码,日韩欧美三区,久久黄级色,国产区在线观看视频
    1. <track id="u6yoj"></track>
        <nobr id="u6yoj"></nobr> <bdo id="u6yoj"></bdo><nobr id="u6yoj"></nobr>

        1. <tbody id="u6yoj"></tbody>
          slwp Better angle to watch

          當前位置:首頁 >珠峰隊長>登山文化

          我的雪山成長記:蘿卜頭范

          2017年09月20日 所屬:登山文化

          原創 圖文·作者 蘿卜頭范


           



          雀兒山是我無奈之下的選擇

          但恰恰是它

          給了我足夠多的驚喜。


           



                 煎熬般度過了碌碌無為的2016,又一頭悶進陰差陽錯的2017:錯過早已謀定的慕士塔格,放棄了心向往之的阿尼瑪卿,無奈之時,想到了雀兒山,剩余的年休假剛好能夠滿足它的攀登用時,費用相對較低,便決定了把自己托付給蘇拉的川藏隊,選擇雀兒山。雖然是無奈的選擇,卻也有一拍即合的感覺。

                 沒有查山峰資料,也沒有看登山文章,除了海拔以外,根本就沒有去了解雀兒山到底是怎樣一座山,攀登它又會是怎樣一回事,準備好所有的裝備,在群里和隊友們一起商定了趕往集合地的方式,然后,就出發了。出發時,是阿壩震后的第十天,親朋好友關切不已,紛紛叮囑著要小心地震,而自己內心的真實感受,除了心存感激,對地震,是真沒當回事,畢竟根據了解的情況,即使在地震當時,雀兒山一帶也是安然無恙的。


                 如果說雀兒山之行中登山部分是最快樂的,那么從西安出發去往甘孜縣的這段路程,則可謂是倍受煎熬。全隊7男1女8名隊員,唯一的女隊員包包17號到達成都后獨自去嗨了,我、鮑先生和F哥先后抵達入住同一酒店后也是各自安排,18號10點四人在新南門汽車站會合后,乘坐唯一一班發往甘孜縣的大巴,傍晚到達康定并停留一晚,19號一早繼續出發,直到下午才搖到了甘孜縣。800多公里的路,我們走了整整兩天。而18號深夜才到成都的小黑、陽光、斬羽和燒麥4個小伙租車自駕前往甘孜,卻在19號先于我們一個多小時到達集合地?;蛟S,這就是所謂的“沉穩”與“沖勁”的非典型比對吧。


                 這是我的第一次甘孜之旅,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駐足房間,從窗戶看出去,甘孜寺金碧輝煌、規模宏大,但感覺還是遠了些,吃完飯后的時間應該不足以支撐步行前往參觀一番。而最易涉足的酒店門口的川藏路,雖然兩側商鋪林立,但大都是汽車維修、飯店之類,實無可逛之處。倒是酒店后面的白塔公園,高聳精致的白塔,連綿起伏的群山,看上去讓人心曠神怡


           



                 高高的白塔,法相尊嚴。金色的藏經樓,雄壯耀眼。長長的轉經筒廊,法音不斷。立于公園西南角高處的煨桑臺之上,向北看,執著奔走的轉經信徒和白塔公園輝煌建筑盡收眼底。向南望,雅礱江水則有如一條玉帶把南側的群山和白塔公園分隔開來。連綿的群山,飄渺的云霧,當陽光透過云層照在行將收獲的青稞田上,金黃一片,那場景,猶如一幅經典的山水畫卷。在這里,819組的隊員們自發自主拍攝了第一張“全家?!?。


           

           


                  楊初和小表哥各自駕車把我們和裝備一起運到玉隆拉措也就是新路海景區門口,拍下又一張"全家福"。英俊高挑的攀登隊長恩波已經在那里等候,蒙蒙細雨中他和我們一起進入景區??蓯鄣暮但H在巖石之上悄悄張望我們的行蹤,幾匹牦牛和馬兒在草地上悠閑自在地進食,幾個小伙則一邊前行一邊相互調侃著,在不期而至的蒙蒙細雨中,歡聲笑語不斷,不經意間已然來到了新路海身前。此時的新路海,宛若一名嬌羞的女子,隱去了她嬌媚靚麗的身形,只留給我們一個朦朧的影。因為有風,水面蕩起層層波紋。陰暗的天色,讓冰川融水深邃了很多。周邊的山峰躲進云霧之中,其壯實的身軀在水面波紋中抖動。露出水面的石塊上篆刻的六字真言,此刻也變得黯淡。新路海,少了一分傳說中的靚麗,多了幾許不容揣摩的神秘。


           
           


                 大本營就在新路海畔,雀兒山腳下。在這片海拔4000米的山谷川地,川藏隊搭建了數頂帳篷,功能不一,形態各異:隊員帳、協作帳、廚房帳、餐廳帳、裝備帳,還有一頂用來開會的星空會議帳。坐在陽光篷下的織物戶外椅上,品茗四顧,可北向遠觀陽光下波光粼粼的新路海,可南向近眺兩山夾峙中白雪皚皚的雀兒山。晝,閑看藍天白云,云卷云舒。夜,靜觀星河燦爛,亮麗斑斕。塵世繁雜等等,任它疾風驟雨,皆不可奈我何。在這里休養生息,適應海拔,深入了解山峰情況,學習攀登注意事項,然后進行一些上升下降、結組行走等攀登技術培訓的確是再也恰當不過。加之高山廚師烹制的精美菜肴,每每食之,便會讓人覺這荒山僻野之地實為世外桃源仙境,好生愜意。


           
           
           


                單就登山而言,我對氣候是沒有特殊期望的。但如果考慮到我特意攜帶來的攝影裝備,可以說從離開西安時,我就祈求能夠有更多的好天氣陪伴我的雀兒山之行。


           
           


                 在大本營的一天半時間里,山里多變的小氣候呈現的淋漓盡致,時而風雨交加,時而烏云密布,時而陽光明媚,讓人應接不暇。幸運的是,風吹云散后,夜晚的銀河卻總會如期而至。第一天判斷錯了銀河升起的方向,第二天及時修正錯誤,在銀河升起后終于拍到了自己滿意的BC銀河作品,縱然期間被一個狂妄之人打來的電話攪擾了心情,還是堅持完成了拍攝。之后持續一夜的小雨,徹底把我心頭的郁悶洗刷一空,也讓我毫無負擔的踏上了攀登之路。


           


           


                啟程離開BC前往C1時,天公作美,出發儀式上,8位隊員一字排開,坐鎮BC指揮攀登的楊初為隊員們獻上哈達,高山攝像蘭卡用手中的DV攝錄下每位隊員彼時的躍躍欲試,攀登隊長恩波和小表哥、阿牛、阿真等協作則用手機記錄下這標志性一刻,在我們整齊劃一的口號聲余音尚存之際,蘇拉王平已經在朋友圈發出了8·19組出發儀式的照片和消息。


                 拔升800米,路途崎嶇,走過碎石盤山道,穿過落石聚集區,在類似于傳統徒步的山路上,大家的興致明顯難以提起,倒是沿路轟鳴的冰川融水匯聚而下,形成分層明顯的的3階瀑布,雄偉壯觀,讓大家不時側目。其揚起的水霧不時隨風飄拂到我們裸露的臉上,給烈日下行進的我們送來絲絲涼意。記得后來包包在冰川之上行走時曾對我說:這才是我喜歡的登山。其實她的話,傳遞了我們所有人的真實感受,但每個人又都知道,這是必經之路。正是在這段必經之路上,給我們一路帶來不少歡聲笑語的東北F哥因膝蓋傷痛,不得已選擇了下撤。


                 C1就位于冰川冰舌的底部,眼前的景象不再是兩山夾峙中一片皚皚白雪,視野變得更為開闊:雪峰在不遠處高高矗立,冰川在腳下向上緩緩延伸。不得不說的是,當沙化的巖石被風吹雨打雪侵而散布于冰川之上,給冰川披上了一層赭石色的外衣時,竟讓人傻傻分不清到底是巖石還是冰川。剛到C1時,我以為那是巖石,直到全副武裝走到它之上,感觸冰感,聽到冰爪扎入其中的聲音和冰裂縫里咕咕隆隆的水聲時,才真切感受到這是冰川。


           


                 坐在帳篷外的戶外椅上,陽光帶來的溫暖抵消了寒風吹過的涼意,時光在這一刻仿佛停滯,照射在山峰巖壁和白雪上的金色陽光許久之后才消失殆盡,C1的夜色終于降臨,此時,是晚上的8點左右了。吃完了藏式火鍋的隊員們已經按照抽簽結果分好了帳篷并鋪好了防潮墊和睡袋,大家匯集在星空帳中喝水、吹牛,等待恩波隊長規定的睡覺時間的到來。


                 說到抽簽,其實是為了保證夜間隊員睡眠時的安全,每個帳篷需至少入住兩人,但我們有7位隊員,且還有包包這樣一位女隊員,所以才采用抽簽方式分配帳篷。三張方片被斬羽、燒麥和陽光抽到,兩張黑桃被我和包包抽得,剩下就是小黑和鮑哥的梅花了。


                 就在大家喝水吹牛時,我偏坐一隅,不時抬頭觀看頭頂的天空,直到星光開始在天幕上閃爍時,才長舒一口氣,又是一個美好的夜晚。我早早支起的腳架和相機靜靜站立在那里,像滿弦的箭,只等我發射的命令。近九點半時,銀心從南側山峰間立起,設定好各項參數:2.8光圈,2500ISO,15mm焦距,無限遠對焦,20秒曝光。進一步確定構圖:豎向拍攝,黃色的帳篷做近景,點綴著白雪的山峰做中景,如一把利劍斜插入山峰的璀璨銀心做遠景。按下快門線的按鈕,等待相機背屏亮起……


           


                 這幅作品呈現在我眼前時,我的內心是無比歡愉的。一顆流星出現在畫面中,它劃過銀河,給璀璨的銀河更添一抹美麗的色彩。流星、銀河、雪山、冰川、帳篷,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景色,而那一刻,它們就在我的身邊,我的眼前,如此的真切,如此的輕松。


                 晚上睡的并不好,剛到達營地時的睡意在規定的入睡時間到來時仿佛已經跑的無影無蹤,在一晚的輾轉反側和迷迷糊糊之間醒來時,恰逢朝霞初上,受身處方位影響,雖然并未觀看到最壯美的朝霞,卻也從中看到了天氣有望繼續晴好的希望。


           


                 雪山攀登注定不會只是歡愉和輕松,從拔營出發前往高C2營地的那一刻起,包包所謂的“這才是登山”才真正到來。從海拔4800米的C1拔升到海拔5500米的高C2,要全副武裝、自行負重、全程在遍布明暗冰裂縫的冰川上行進。明裂縫大小皆在明處,小心設法總可通過,而暗裂縫則被積雪覆蓋,稍不留神就可能陷入其中,是攀登中必須首要注意的問題。為了確保安全和前進中的盡量協調統一,我們7個隊員分成兩組與協作結組前行,感覺體能可能稍差的鮑先生、包包和我一組,另外4個小伙子一組,每組的第一人和最后一人都由協作擔當,由他們負責引導和保護著我們在冰川上前進。



           


                 這是一段印在我們心間的路程。離開C1不久,各種裂縫就開始在我們腳下的起伏抬升的冰川上呈現。在協作引導的路線上,時而如壕溝一般,湛藍的融水水流湍急,需前后隊友團結協作,擺好架勢、縱身飛躍;時而如峭壁橫亙,要鋪好路繩,上升器和冰鎬并舉方能攻而克之;時而像高空走鋼索,要看好前方,盯住腳下,保持好平衡,快速通行。




           


                 走一會兒,停下腳步休息片刻。如此行進一段時間,在避開冰裂縫集中地帶處,席地而坐,或喝水,或補充能量,或放眼四周,遍覽這大美山色。心中慢慢升騰的攀登的快樂把身體的疲勞一點點抵消。


           


                 眼前出現一片寬闊平坦的冰川,雀兒山主峰就聳立在前,幾頂帳篷錯落點綴在冰川上方的雪坡上,高C2就在前方,但腳下的路變得舉步維艱。浮雪覆蓋下的暗裂縫,一腳踩下,整條腿都可能沒入其中。協作不停叮囑,后者要踩著前者腳印前行,但依然會不時陷入進去,如此這般,看似短短的路,卻費勁周折方才走完。


           



                 海拔5500米處,雪山上的午后陽光熱辣異常,曬在身上感覺更暖,摘下雪鏡會覺得眼睛如針扎一般。坐在帳篷口,喝著熱乎乎的開水,透過雪鏡看著這片蒼茫雪原,雀兒山被背后的雪坡遮擋難覓蹤影,眼前除了皚皚白雪,冰川也變得潔白起來,那些裸露的山尖寸草不生,應是覆蓋其上的冰川融化后的留下的樣子吧。




           


                 幾個小時后的凌晨1點,將是我們沖頂的時間。用完晚餐后,恩波站在帳篷前的雪地上,給大家開了沖頂前最后一次會議。睡覺和起床時間,沖頂保暖要求,裝備要求,出發和關門時間,凡是相關事項一一要求到位。盡快睡覺成了當前第一要務,可我不能。因為已經架設好的三腳架和相機正孤立于雪地之中,靜靜等待銀河的升起,對我而言,與登山同樣重要的,是拍攝。


           


                 最后三縷陽光快速消失后,天地攏入暗黑之中,陰影中的營地驟然降溫,隊友和協作都已入睡,四周一片死寂,獨坐帳篷口,閉合了些外帳的拉鏈,抵擋住寒氣的侵襲,喝著熱水陷入沉思。久處城市的喧囂,習慣了熱鬧的包圍,突然置身于這種自己向往的、靜的可以聽到自己心跳的地方,卻又有點不知所措,不知所以。獨享這夜的沉寂,是否也是登山的意義,我這樣問自己。一勾鐮月在星空中皎潔奪目,它透過帳篷鏈隙映入我的眼中,感覺距離自己是如此之近,頗有手可摘星辰之意味。只是隊友已睡,縱使心中百般激動,也只能不敢高聲語,恐驚夢中人了。



           


                 離開C1時,出于減負考慮,我只攜帶了一支24-70mm變焦頭,此刻,它就立于雪地之中,靜候銀河升起。相機鏡頭上套著厚厚的羽絨手套,備用電池則乖乖呆在我的羽絨服口袋里。白天剛向老馬請教了如何拍攝銀拱,因為要長曝光,要求電量必須充足,但溫度過低時相機電池會快速掉電,想辦法給他們保溫,是我不二選擇。

          近九點半時,預期中的銀河閃亮登場。如果說遇到好天氣要感謝上蒼的眷顧,那能做好拍攝準備則要感謝PlanIt!攝影計劃神器的幫助了,正是在它的輔助下,讓我在來到雀兒山之后的每個營地,都記錄下了銀河的倩影,這一晚,也沒有例外。在長曝光作用下,掛在帳篷里的頭燈放射的微弱光線光亮異常,黃色的燈光把近處的帳篷打亮,周邊的白雪也披上了一層黃色外衣。璀璨銀河下,夜色給不遠處的雪山蒙上一層神秘的幽藍。銀心的多彩星芒,雪山的神秘幽藍,帳篷的貼心溫暖,在此刻交織成了一幅曠遠卻不失溫暖的畫。隨后嘗試拍攝的銀拱,雖然看起來非常笨拙,可因為是第一次嘗試,能夠有這么一幅作品呈現,我已足夠滿足了。


           


                 回到帳篷已近十點,一側的包包蜷縮于睡袋之中,只能看到面部一半,她睡的正香。我脫掉沉重的高山靴和其他束縛般的衣物,只留下一身紅辣椒鉆進蓬松的睡袋,溫暖傳遍周身,長舒一口氣,閉上了眼睛。仿佛還沒睡著,有如夢中般傳來了帳篷外蘭卡的喊聲,起床灌水了!五頂帳篷宛若五顆黃色的明珠在這片幽靜的雪原上閃亮,幾個高山氣爐在挖開的雪坑里滋滋作響,有的在煮方便面,有的在燒開水,協作把煮好的雞蛋分發到隊員手里,把燒開的水灌入保溫壺中。

                大家都在忙碌地穿戴著,檢查著個人裝備和技術裝備,頭盔、頭燈、雪鏡、抓絨帽、魔術頭巾、羽絨服、防水手套、沖鋒衣褲、安全帶、上升器、8字環、各種鎖和快掛、抓結、冰鎬、高山靴和冰爪,該上身的上身,該入包的入包,用餐完畢,穿戴齊整后,凌晨一點準時出發。


           


                 擔負著修路重任的蘭卡和阿牛雙頭并進,沒多久他們的頭燈就已經在遠處閃爍了。當我們來到號稱"絕望坡"的雪坡下時,路繩已經鋪就。在夜色的遮掩下,我們看不到它的真實面容,也無法預知其絕望之因。我能感受到的,就是包包正在我上方努力地攀爬,旁邊繩上鮑哥急促而粗放的呼吸聲不時傳入我的耳際,不知何處是終點,能做的就是左手緊抓上升器,右手緊握冰鎬,左腳全齒、右腳前齒不停踢入雪坡中,手腳并用,緩慢而又吃力地向上挺進。一次又一次停下歇息,抬頭看時,包包依然在努力著,鮑哥依然在竭盡全力,而位于絕望坡頂端的阿牛和蘭卡的聲音依然似乎從很遠處傳來,那時,心中真的萌發出了絕望二字。絕望坡的名號,也大致由此而來吧。

                 時至今日我都不知翻越絕望坡用了多長時間,只感覺是很久。到達頂部后,阿牛幫我解開了主鎖,往前走了幾步我便癱軟在雪地上。一股深深的疲勞感侵襲著我的身心,甚至讓我懷疑是否還有力量繼續走下去。在那之后,我們得到了小黑因身體不適無奈撤回高C2的消息。心里覺得遺憾,卻也為他的理智點贊。

                 之后前進的道路上,讓我吃驚不已的是鮑哥,這個年過五旬的港籍寧波儒商,在此之前沒有任何的雪山攀登經歷,卻突破了高原給他身體的重重枷鎖,和我們一起,在東方出現魚肚白時的清晨6點左右,到達了距離頂峰僅一個冰壁之遙的西肩。

                 休息片刻后,陽光、斬羽、燒麥、包包和我繼續向上攀登長約50米、坡度60度左右的冰壁,要越過刀脊到達主峰。

                 5個人,兩組,前面隊員攀登時,被其冰爪和冰鎬剝落的冰塊不時從高處快速墜落,協作不停高喊不要抬頭,以此來警示位于下方的隊員。熟練掌握了阿牛傳授的攀冰技術的我,身體中好像無形中充沛了無盡力量……


           


                 陽光第一個登頂,斬羽、燒麥緊隨其后,而當我第四個站在主峰之上時,時間剛過7點,一輪新日正從地平線上噴薄而出,蔚藍天空中,白云霎那間金黃一片。壯哉,雀兒山!我心中由衷生出這樣一句感嘆。而當初升的太陽把我們幾人的影子投射在遠方的天空中時,在影子頭部周邊,從未親眼目睹過的佛光竟然悠然出現,我們為此而振臂歡呼。風云卻在此時突變,一團烏云席卷而來,佛光消失,天空也暗淡下來。在恩波的保護之下,包包和恩波也一前一后緩步來到頂峰,那一刻,她潸然淚下。我想,那應該是激動的淚水,是歷經磨難觸摸到夢想時的淚水,值得流,也應該流!


           


                  機敏可愛的流行歌曲王子蘭卡用DV記錄下了登頂隊員那一刻的心聲,用相機凝固了登頂隊員那一刻的歡聲笑語。而我,也用索尼黑卡,把日出時分雀兒山頂峰的光輝變成了記憶中的永恒。


           


                下山的路途中,才得見沖頂之路的真容,眼見其險峻,真的不知如若是白天沖頂,是否還有勇氣去拼。



           


                 回到高C2,簡單吃了點午飯繼續下撤,我背負20公斤左右的背包下撤到C1,對自己的體能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在C1重新整理裝備,把除相機設備以外的裝備都打包到馱包和大背包中交由當地老鄉運送,自己則背負小包和隊友、協作一起于當晚19點半回到大本營。大表哥遠遠看到我們,特地迎候在大本營附近,為我們送上一句溫暖的“祝賀成功登頂”,一聽冰涼的可樂。


           


                 那一夜的大本營,我早早躺下,在笑容里睡去,把幾天缺失的睡眠都統統找了回來。夢里,我發現自己依然在雀兒山的懷抱里,拍著,笑著。




           


          文中部分照片為川藏隊拍攝,在此表示感謝!

          攀登大事記:

          1、20170819,8名隊員甘孜縣集合。

          2、20170820,到達位于雀兒山腳下,新路海旁的大本營。

          3、20170822,從大本營攀登至海拔4800米的C1營地。

          4、20170823,從C1營地攀登至海拔5500米的高C2營地。

          5、20170824凌晨1點開始沖頂,6點到達冰壁下,7點左右先后成功登頂6168米,19點半全部隊員下撤到大本營。

          6、20170825全隊返回甘孜縣。

          7、20170826隊員返程。

          国产综合久久精品综合无码,日韩欧美三区,久久黄级色,国产区在线观看视频